无雷影评/《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凯吉」的电影 超靠,超锵,跪着看

《星之彩》是今年最叫我意猶未盡的電影,也是 2020 年度院線片的目前最愛,它不僅完美演繹了 Lovecraft 世界那無以名狀的恐懼,也要我們目睹尼可拉斯凱吉,這位幾乎已徹底迷因化的流行文化重要指標,是如何昇華成「Lovecraft 式瘋狂」的最佳代言人

August 5, 2020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个人不是特别爱看恐怖小说,但不得不说如果你喜欢英美文学,一定同意美国作家勒夫克拉夫(H.P. Lovecraft,以下简称 Lovecraft),在过去一百年来最具影响力的恐怖小说家之林绝对名列前茅,特别是他对人以有限心智理解未知的宇宙而产生精神絮乱的描写。在他看来,宇宙本身就是一种无情、对生命漠不关心的残忍存在,笔下的角色常不按牌理出牌,最后总要死个不明不白,乍读都像是在为他口中的神祕宇宙力量服务。不过 Lovecraft 笔下人物对「未知」的恐惧,也像极一道能划开潜进读者肌肤的不明能量,或许并非总能立即引起人的情绪反应,却会悄悄滋长。然 Lovecraft 直到死后才获得应有的名气,作品中独特的文学性多年来也不断以各种媒介传承下去,举凡楳图一雄与伊藤论二的漫画、义大利导演阿基多(Dario Argento)的铅黄惊悚片,甚至电玩如《沉默之丘》及《蝙蝠侠:阿卡汉疯人院》,都不难察觉 Lovecraft 短篇故事常见的恐怖元素。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翻摄自 Barnes & Noble)

 

近二十年来也不乏极具 Lovecraft 精神的电影产出,从 90 年代科幻恐怖片《撕裂地平线》(Event Horizon)、恐怖短片集《死灵之书》(Necronomicon),到近年的《灭绝》(Annihilation)、《宿怨》(Hereditary)、《女巫》(The VVitch)及《灯塔》(The Lighthouse),也是相当「Lovecraft 魂」的电影:它们聚焦着人面对未知时的渺小,那些角色越是想寻求真理,世界对他们越无情。就连奈沙马兰(M. Night Shyamalan)被骂翻的《破·天·慌》(The Happening),其实也很 Lovecraft,尤其马克华伯格(Mark Wahlberg)饰演角色一再犯蠢、做尽不合理决定,对观众而言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漏洞,在 Lovecraft 迷看来却是愤世无比的幽默。如果把《破·天·慌》当喜剧看,马克华伯格每句台词都像在对康德的道德学说比中指。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翻摄自《女巫》剧照)

 

话说回来,直接改编 Lovecraft 小说的电影却没想像中多,因为如何完美将 Lovecraft 字里行间的荒诞转译成影像,才是导演的最大难题;单从行销面来看,以恐怖作为宣传主轴也势必造成一般观众反应两极,前述的《破·天·慌》即是惨痛一例,虽然它并非改编 Lovecraft 文本,情理上仍是一部向往他神采的电影。没想到,二十多年未有长片作品的昔日邪典大师理查史丹利(Richard Stanley),今年将作者 1926 年发表的科幻短篇小说《星之彩》(The Color Out of Space)搬上大银幕,竟造就了迄今最优良的「正宗 Lovecraft 电影」,而他的破解关键,正是好莱坞男星尼可拉斯凯吉(Nicolas Cage)。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廣告

 

《星之彩》是今年最叫我意犹未尽的电影,它不仅完美演绎了 Lovecraft 世界那无以名状的恐惧,更要我们目睹尼可拉斯凯吉,这位几乎已彻底迷因化的流行文化重要指标,是如何升华成「Lovecraft 式疯狂」的最佳代言人;凯吉在《星之彩》的表演,恕我想不出最恰当的形容词,可以肯定的是,本片娱乐性之所以高竿,少说有六成得归功凯吉的演出。至于《星之彩》葫芦卖什么药,建议看前还是知道越少为佳,好在预告不算透露太多:

廣告
Loading...

 

看完《星之彩》预告,若是期望应该要有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或卡本特(John Carpenter)那样的血肉之华,本片的技术层面绝对令你大开眼界,其中几幕甚至找回了初看《突变第三型》(The Thing)时的惊愕;全片的 CGI 特效亦是无可挑剔,至少完全看不出是出低成本制作。不过整部电影最强大的特效,依然是尼可拉斯凯吉。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全世界恐怕唯有凯吉,有办法化一场戏成恐怖与荒唐两种维度,悠然走在两者间那条细到几乎不存在的钢索,过程稍稍一倾,都可能直接毁掉整场戏里,那彷如强迫症患者精心调配过的痛调。另一方面,也不能不赞许编剧/导演理查史丹利,实在太懂如何驾驭凯吉这样一位奇葩艺术家。也多亏了凯吉,片中不少桥段叫人看得「很用力」,必须同时承受惊吓与捧腹大笑引起的肌肉紧绷,害我看完大呼过瘾之余,只想直奔按摩店。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Lovecraft 迷看到这,想必纳闷,何以迟迟未提 Lovecraft 世界观最引人入胜的「克苏鲁神话」?说来有点尴尬,但在我的理解里,并非有海怪、章鱼触角才叫克苏鲁,那些都是在 Lovecraft 死后试图扩展他笔下世界、以便符号化的延伸设定,反而僵化了克苏鲁神话最根本的哲学:Lovecraft 创造那些怪诞神灵时,一点也不在乎祂们的能力、性格或外观,他真正相信的,是人一旦企图理解高于众生的力量,必将走上自我毁灭一途;那些人类无法参透的存在,深刻反映着 Lovecraft 的悲观,祂们的功能性比较偏向美学而非世界观的建构。我认为查理史丹利不仅懂克苏鲁精随,也透过《星之彩》,对克苏鲁神化的刻板尝试了巧妙的抽剥,拍出二十年磨一剑、形式与内容无比契合的疯狂之作。无论你爱看恐怖片,或单纯喜欢凯吉哥,看完《星之彩》的满满幸福感,可是连做恶梦都会微笑呢!

無雷影評/《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 超靠,超鏘,跪著看
(图为车库娱乐提供)
參考資料:《98yp 走吧影評》授權提供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影评
加入粉絲團! 无雷影评/《星之彩》史上最「尼可拉斯凯吉」的电影 超靠,超锵,跪着看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