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被消失!武汉医师「最早提醒肺炎」却被封口:连老公都不能说

中国武汉肺炎(又名新冠肺炎、COVID-19)自去年底中国武汉爆发以来,北京当局就极力掩盖病毒发源过程,近来甚至反指受病毒肆虐的欧美各国「因无法向人民解释」所以「甩锅」中国,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更是强调「中国防疫就是好」,总总迹象皆指向中国正试图窜改历史。而

April 1, 2020
選擇語言:
廣告
TEEPR原創
採訪報導
綜合報導
編譯
特稿

中国武汉肺炎(又名新冠肺炎、COVID-19)自去年底中国武汉爆发以来,北京当局就极力掩盖病毒发源过程,近来甚至反指受病毒肆虐的欧美各国「因无法向人民解释」所以「甩锅」中国,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更是强调「中国防疫就是好」,总总迹象皆指向中国正试图窜改历史。而近日也传出,最初与医生李文亮同为吹哨人之一的武汉医生艾芬,莫名其妙没了音讯,外界不禁猜测她因握有病毒关键资讯而「被消失」。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英国《每日邮报》指出,去年12月30日,艾芬就收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验报告,她用红色笔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后将报告拍下传给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该份报告传遍了武汉医疗圈,而转发报告的8位医生随后遭警方训诫。这件事也让艾芬被视为麻烦的源头,她被医院纪委约谈,据称遭受「前所未有的严厉斥责」,而艾芬陆续发布网路的相关讯息也一一遭到删除,位此也有人称她为中国武汉肺炎疫情的「吹哨人」,然而艾芬纠正了这样的说法,称自己不是吹哨人,而是「发哨子的人」。真正的吹哨人医生李文亮在病逝前,也多次遭当局严厉谴责「散播不实讯息」。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然而根据澳洲媒体《60 Minutes Australia》报导,艾芬自从公开抨击医院无视她提出有关武汉肺炎恐将快速传染的警告后,便消声匿迹没了音讯。以下节录艾芬消失前,3月2日受《人物》杂志专访时的说法:「去年12月16日,我们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位病人。莫名其妙高烧,一直用药都不好,体温动都不动一下。22号就转到了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外面做高通量测序,后来口头报出来是冠状病毒。当时,具体管床的同事在我耳边嚼了几遍: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个病人是在华南海鲜做事的。紧接着12月27日,南京路院区又来了一个病人,是我们科一位医生的侄儿,40多岁,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只有90%,在下面其他医院已经治疗了将近10天左右都没有任何好转,病人收到了呼吸科监护室住院。同样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送去检测。12月30日那天中午,我在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发了一张微信对话截图给我,截图上写着:『最近不要去华南啊,那里蛮多人高烧』他问我是不是真的,当时,我正在电脑上看一个很典型的肺部感染患者的CT,我就把CT录了一段11秒钟的视频传给他,告诉他这是上午来我们急诊的一个病人,也是华南海鲜市场的。」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廣告

 

「当天下午4点刚过,同事给我看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我仔细看了很多遍报告,下面的注释写着:SARS冠状病毒是一种单股正链RNA病毒。该病毒主要传播方式为近距离飞沫传播或接触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的一种具有明显传染性,可累及多个脏器系统的特殊肺炎,也称非典型肺炎。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人收在呼吸科,按道理应该呼吸科上报这个情况,但是为了保险和重视起见,我还是立刻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当时我们医院呼吸科主任正好从我门口过,他是参加过非典的人,我把他抓住,说,我们有个病人收到你们科室,发现了这个东西。他当时一看就说,那就麻烦了。我就知道这个事情麻烦了。给医院打完电话,我也给我同学传了这份报告,特意在『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这一排字上画了个红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视。我也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当天晚上,这个东西就传遍了,各处传的截屏都是我画红圈的那个照片,包括后来知道李文亮传在群里的也是那份。我心里当时就想可能坏事儿了。10点20,医院发来了资讯,是转市卫健委的通知,大意就是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资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我当时心里就很害怕,立刻把这条资讯转给了我同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医院又来了一份通知,再次强调群内的相关消息不能外传。一天后,1月1日晚上11点46分,医院监察科科长给我发了条消息,让我第二天早上过去一下。那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很担忧,翻来覆去地想,但又觉得凡事总有两面性,即便造成不良影响,但提醒武汉的医务人员注意防范也不一定是个坏事。第二天早上8点多一点,还没有等我交完班,催我过去的电话就打来了。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当时,谈话的领导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这是原话。让我回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资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

「吹哨人」被消失!武漢醫師「最早提醒肺炎」卻被封口:連老公都不能說

 

你认为艾芬去哪了?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网人365本周邀请到YouTube界大咖白痴公主一起来边玩边接受访问,快来点开专访经纪人大爆料!白痴公主「私下超像大妈」找结婚对象「阿滴」最适合和下面的影片,一起挖掘痴痴私底下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TEEPR 亮新聞著作權聲明:非法抄襲TEEPR 亮新聞網站請注意,本站所有內容皆由自家TEEPR 亮新聞 編輯撰寫,並非如非法內容農場複製貼上。本網站之文字敘述、圖片、影像視聽及其他資訊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如侵權將立刻請臉書封鎖專頁。微改標題、圖片、前段,仍然抓得到!
分類:新闻, 社会
加入粉絲團! 「吹哨人」被消失!武汉医师「最早提醒肺炎」却被封口:连老公都不能说留言按此 好友人數分享! 好友人數加入好友
廣告
廣告

讀者留言